?

  • <tr id='nOJ5Au'><strong id='nOJ5Au'></strong><small id='nOJ5Au'></small><button id='nOJ5Au'></button><li id='nOJ5Au'><noscript id='nOJ5Au'><big id='nOJ5Au'></big><dt id='nOJ5A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OJ5Au'><option id='nOJ5Au'><table id='nOJ5Au'><blockquote id='nOJ5Au'><tbody id='nOJ5A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nOJ5Au'></u><kbd id='nOJ5Au'><kbd id='nOJ5Au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nOJ5Au'><strong id='nOJ5Au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nOJ5Au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nOJ5Au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nOJ5Au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nOJ5Au'><em id='nOJ5Au'></em><td id='nOJ5Au'><div id='nOJ5A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OJ5Au'><big id='nOJ5Au'><big id='nOJ5Au'></big><legend id='nOJ5A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nOJ5Au'><div id='nOJ5Au'><ins id='nOJ5Au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nOJ5Au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nOJ5Au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nOJ5Au'><q id='nOJ5Au'><noscript id='nOJ5Au'></noscript><dt id='nOJ5Au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nOJ5Au'><i id='nOJ5Au'></i>
                李鸿≡章与中国近代电报(五)
                黎烈军 2020-08-21 《邮电文史》
                分享:

                清朝电报员发报景观(图片来源:中国电信博物馆)

                此外,李鸿→章办电报还抵制了外国列强对中国电》信的侵略,在一定程度∞上维护了中国电信主权。有关这方面,前文已有论及,此处无需赘述。

                总之,应该说,李鸿章办电报,功不可没。相当长时期里▃,由于李鸿章被戴上“卖国贼”的帽子,他的诸如办电报的功绩很少或不曾被人提及。历史的功过是∏非,我们还是应该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Ψ,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

                当然,也应当看到,李鸿章倡导和主持近代电报事业中也存在着不少问︽题。其中主ζ 要有:一,在办电报过程中,李鸿章明显表现出一个封建政治家在近代化面前近∏代知识的贫乏。1882年英署公『使格维纳请添设港至沪水线,李鸿章¤认为:“香港系英国属▽境,海面系各国公共之地,若欲◣添设水线,自无︽劝阻之理。”?他竟然把公海和领海两个不同的概念混为一谈。诸如↓此类的无知,使李鸿章干了一些蠢事以至错事,并导致ω了国家权益的丧失。二,官督商办的方式也有一些弊端。其一,管理体制上封建性十分浓厚,管理机构叠床架屋,机构臃肿,闲散人员充斥其∞间,既虚耗经费,又降低办事效率;其二,电报局内封建特权卐盛行,如规定╲发报“官先商后”,官报免费,而“各省官报日繁,动辄数一百言,均列头等”,商报不得不转由外国公司水线拍发,结果“使可得之利转人洋商”,影响了企↑业的效益。?其三,清政府利用“官督”二字,任意勒索“报效”。据不完全统计,从1884 年至1902年,电报局先后向清政府‘服效”142万多元,约占⌒资本总额220 万元的64%。1885年李鸿章曾■不得不承认:“溯自电报创设以来,实在功效,在官者多,在商者少”。?

                但是,“在分析任何一个社会问题,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绝对要求,就是∑ 要把问题提到一定的历史范围内”。?我们↙评价历史人物和事件,就应︻该把人物和事件置于历史环境中,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如李鸿章近代知识★的贫乏,这是一个时代特征的反映,在19世纪中后期,不只是李鸿章,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如此,相比之下,恐怕李鸿章的近代知识还①是较多数人丰富。关键是,中国人当时走出自己的国门太晚,中国对世界太陌生了。长时间里,中国以“天朝大国”自居,昧于世界形势,不肯放下架♀子向先进文明学习,这是一个民族的悲哀,一种文化的悲哀。再如官督商办问题,固然这种方式弊端不少,但许多研究者藉此而一味指斥这∞种经营方式∴也是不公正的,在当时国家财政匾乏、社会思想保守的情况下,要办电报,官督商办虽说不上是最佳的方【式,但应该也是一种比较好的选择,要是当时没有李鸿章这样的大官僚在背后运用政府的权能苦苦支撑,中国近代电信事业要在十九世纪后期取得那样大◇的成就,是根本不可想象※的,历史研究者对此不能没有清醒的认识。

                (全文完)

                注释:

                ?《交通史二二政编》第五童,第5页

                ?《光绪十三年七月初十☆日直隶总督李鸿章奏》,《洋务运动》(六),第355页

                ?《光绪十一年三月初三日直隶总督李鸿章等奏》,《洋务运动》(六),第365页

                ? 列宁:《论民族自决权》(1914年),《列宁选集》,第2卷第512页

                ?